新闻资讯
鹅苗
鹅苗
鹅苗
banner
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扬州人家藏的一套清代石碑成了实物史料
发布者:bbin宝盈宝网 点击: 发布时间:2020-12-17 20:00

  近日,扬州收藏家王伯堂先生,在整理家中旧藏时,发现了一套清代墓志铭石碑。

  “这是清代著名诗人、冶春后社成员、书法家吉亮工为冶春后社发起人臧谷所题。”84岁的扬州学者顾一平先生仔细看过墓志铭的拓片表示,它是研究臧谷及“冶春后社”成员间深情厚谊的重要实物史料。

  这是两块品相完好的正方形石碑,一个盖子,一个墓志,两块石碑边长均为41厘米,厚8厘米。王伯堂介绍,这套墓志铭石碑,已在他家中珍藏多年。

  “这个墓志非常特殊,用极少见的草书诗文格式书写。”多年来致力挖掘和整理扬州文化遗产的南京学者胡剑明表示,石碑质地优良,诗句精妙,书写潇洒,镌刻细致。

  其中,石碑盖子上书“清故翰林院庶常吉士臧君墓铭”,落款为行草书:“宣统三年辛亥闰月,江都萧畏、赵絜、丐风风为文,书之付江宁王大椿上石。君遗命不志墓,其友为志之,故得备书之云。”胡剑明表示,落款说明了立此墓志的时间、地点、撰与书写志人、刻碑人。“最后一句,墓主臧谷遗嘱不要立志铭,可几位文友雅士还是为他写了此志,可见诗友的深情厚谊。”

  落款中,“赵絜”是赵葆元、“萧畏”是萧畏之。“丐风”为风先生,也就是吉亮工,均为冶春后社重要成员。

  另一块石碑为墓志铭正文,由吉亮工撰写。经南京文史研究者叶伯瑜先生识读为:“墓中人,其姓臧。字宜孙,族本望。籍江都,姓字香。少年游、名利场。晚归耕,桥西堂。爱艺菊,花墅旁。有诗卷,等身长。有侍妾,名朱孃。君既没,殉君亡。从君葬,义亦当。铭墓者,名不张。无姓字,为疯狂。”

  顾一平说,墓志铭共有二十四句“三字诗”,七十二字,前二十句介绍了臧谷重要的生平史料。臧谷,是“冶春后社”的发起人,他在同治四年(1865)考中进士,曾在翰林院任庶吉士,30岁辞职回扬州,以文会友。臧谷幼读诗书,学养深湛。他爱菊成癖,自号“菊隐翁”。

  “墓志铭文字凝炼,短短的六十字讲了臧谷的生平、爱好、经历、住址等,及最后殉葬的臧谷侍妾朱孃,都有所提及。”顾一平说。其中“晚归耕,桥西堂”是指臧谷的家桥西花墅,在如今的通泗街上。

  胡剑明也表示,当年扬州的冶春诗社,每逢良辰节令之时雅集,先在臧谷的桥西别墅内,后分别在左卫街、风来堂、南门城楼等处举行,也有好客之士折简相约的。几经辗转,最终落脚“虹桥修禊”的徐园。

  “社名仍号冶春,何必改作;来者都为游夏,可与言诗。”为诗社撰写这副楹联的,正是吉亮工。而墓志铭正文后十二字“铭墓者,名不张。无姓字,为疯狂”,则是他隐晦的自我介绍。

  胡剑明介绍,“冶春后社”成员吉亮工是清代著名诗人,也是书法家。值得一提的是,扬州瘦西湖“徐园”二字也是吉亮工题写的。

  吉亮工,字柱臣,字住岑,别署莽先生。他少年时,已经诗文书画无所不精,本可以走仕途经济之途。然而,他不肯随流俗于世,清高孤傲,特立独行,言谈举止,往往异于常人,所以世人常常以“疯子”视之。中年以后,他便自称“风先生”。

  王伯堂在查阅了若干不同朝代的墓志铭史料,发现墓志铭正文多为隶书和楷书,草书颇为罕见。“确实验证了胡剑明先生的点评,风先生的疯狂也由此可见一斑。”

  胡剑民表示,吉亮工的行草书,笔法老练劲挺,苍劲有力,结体张弛有致,大气空灵。用这样的笔触写诗友的志铭,耐人寻味。

  顾一平说表示,从清光绪末年,扬州文人继承清初诗风创“冶春后社”,大约维持了半个多世纪,参加者大多是扬州地界内的饱学宿儒,文化名流、诗人学者。冶春后社文友吟诗有多种方法,有命题,有限韵,有拈阄,规定时间拿出作品,当场评定名次,然后誊写,在文人圈子内传颂。

  “他们除了具有传统以文会友的特点外,还将活动内容从诗文创作逐渐扩展到书法、国画、楹联、制谜、箫琴、弈棋、收藏、烹饪、盆景等。”胡剑明也表示,在当时有这样一个文化艺术沙龙,对后来的扬州文化起着重要的影响。

  1937年冬,日军占领扬州,后社成员东流西散。冶春后社存在了40余年,到此结束。限于当时的条件,冶春后社历次诗会的作品除陈含光、臧谷等少数几个人有专集出版外,绝大多数人的作品没有流传下来。臧谷去世后,萧畏之等人搜罗编录《菊隐翁诗集》(现藏于扬州市图书馆)中,将其墓志铭文收录。

  顾一平研究“冶春后社”,早年就曾翻阅过《菊隐翁诗集》。得悉实物重现,并看到拓片,颇感欣慰。他说:“这是研究臧谷及冶春后社成员间深情厚谊的重要实物史料,有一定的历史价值。”

bbin宝盈宝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