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资讯
鹅苗
鹅苗
鹅苗
banner
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“笨鸡蛋”:聪明的谎言
发布者:bbin宝盈宝网 点击: 发布时间:2021-04-02 01:51

  山东济南市民朱先生近日从超市买回了一箱“笨鸡蛋”和一箱“草鸡蛋”,打开之后发现都是粉色的鸡蛋,“个头比普通的鸡蛋小”,但令他不解的是,食用之后感觉和普通鸡蛋没什么区别。

  按理,笨鸡蛋吃起来应该更香,口感也更好。人们普遍认为,笨鸡蛋,是由吃天然食物散养鸡所下的鸡蛋,也叫柴鸡蛋,土鸡蛋,草鸡蛋,多指农家散养在山坡或树林里,自由自在刨土觅食、在正常环境下抱窝所产下的蛋。虽然农家有时也会喂一些粮食,如玉米、麸皮等,但因为食料里缺少很多专用鸡饲料所必须添加的配料,如骨粉、豆粕等,更为绿色和天然,营养价值更高,也对人体更有益。也因此,笨鸡蛋的价格比普通鸡蛋高得多,素有“贵族鸡蛋”之称。

  朱先生购买鸡蛋的超市为山东某知名超市。记者走访发现,土鸡蛋、柴鸡蛋、笨鸡蛋、绿色鸡蛋、无公害鸡蛋、农家蛋、草鸡蛋等各种叫法的鸡蛋,在该知名超市各个门店里大都有售。

  在仔细察看了两箱鸡蛋的外包装后,朱先生发现笨鸡蛋的产地是山东聊城,草鸡蛋的产地是山东临沂。他再次回到超市,分别打开了多种笨鸡蛋、草鸡蛋的包装,发现几乎都是那种粉色的鸡蛋。“这到底是不是真的笨鸡蛋?”他疑惑起来。

  “哪里有那么多笨鸡蛋?那不是笨鸡蛋,是粉蛋。”长年往超市送某品牌鸡蛋的司机吴迪(化名)告诉记者,以粉蛋冒充笨鸡蛋是业内的潜规则。

  “我拉的鸡蛋大都是从山东平阴送来的。”吴迪说,“粉蛋当笨鸡蛋卖,一箱鸡蛋能挣一箱的钱,我这老板真发财了。”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60枚包装的这种所谓笨鸡蛋,在超市一箱卖75元左右,而进价只有30元,扣掉各种费用15元,一箱还能净赚30元,“现在不是旺季,一天还能卖一百多箱”。

  吴迪的说法得到了聊城资深鸡蛋批发商严同(化名)的认可,“市场上的笨鸡蛋基本都是由粉蛋包装来的,粉蛋看起来像笨鸡蛋。”他幽默地比喻,“就像明星有替身一样,粉蛋就是笨鸡蛋的替身。”在他看来,市场上的笨鸡蛋卖的不过都是包装而已。“超市里都没真笨鸡蛋,更不用说集贸市场了。”

  严同解释,所谓粉蛋,就是蛋壳颜色呈粉色的鸡蛋。特别是蛋鸡头两个月下的蛋,由于个头小,被认为和真笨鸡蛋比较相似。“笨鸡蛋普遍个头小。”

  不过,据北京协和医院营养科教授于康介绍,蛋壳的颜色跟饲料有关,但与是否笨鸡蛋无关,个头大小也同样与是否笨鸡蛋没有必然联系。严同也批发粉蛋,他基本上全是从河北馆陶进货——这里是全国最大的禽蛋批发市场。

  2月20日当天,粉蛋的价格每箱130元。“全国统一的数量是每箱45斤”,严同说,“也就是说,每个粉蛋的价格不到4毛钱。”但经过包装之后,他进一步透露,每个鸡蛋的价格可增至7毛钱左右。而这些包装过的粉蛋进入超市后,会再次涨价,平均每个涨约2毛钱。

  严同售卖的有60枚装的透明塑料手提包装和80枚装的盒装,还包括40枚装的精品包装。

  以60枚装的透明包装为例,严同说,成本价二十四五元,但最后进入超市的价格是55元每提。“不到4毛钱一个的鸡蛋,进入超市之后,每个鸡蛋涨价至9毛钱以上,经过包装每个鸡蛋增值一倍以上。”

  “打着柴鸡蛋、土鸡蛋、山鸡蛋、农家蛋等旗号出售的,大多卖的也都是粉蛋的包装。”严同表示,“真笨鸡蛋的产量很小。”

  记者注意到,在严同批发的鸡蛋品种当中,还有一些白皮蛋、红皮蛋,此两种通常被称为“商品蛋”。这两种鸡蛋在记者采访当天,每斤的售价是3.2元。

  “也是3毛多钱一个,不到4毛,”严同说,“商品蛋卖不上价格”,主要的原因就是没有像样的包装。不过,粉蛋也并非包打天下,严同透露,由于各地消费习惯不同,并非所有的笨鸡蛋都是由粉蛋代替。“也有用白色鸡蛋代替的,比如青岛。”

  在聊城,比较畅销的笨鸡蛋品牌是“田老太”笨鸡蛋系列。公开资料显示,聊城市田老太食品有限公司,成立于2004年,其广告材料显示,有“江北水城”之誉的聊城是黄河和京杭大运河的交汇处,水资源丰富,有江北最大的淡水湖。独特的地理资源使聊城成为中国最好的天然畜牧业养殖基地之一。

  2月21日,记者以地区代理商的身份,找到了位于在聊城振兴路西首“田老太”食品有限公司的总经理田国雷。

  “我是聊城市盒装鸡蛋的领头人。”田国雷自豪地表示,“田老太”是聊城市著名品牌,鸡蛋类产品市场占有率超过全市50%。

  “田老太”对市场宣称,有自己的养殖基地。记者提出想看看他养的笨鸡,没想到田国雷大笑:“我哪有地方养鸡啊,你看我这个院子??”他指着外面的院子和两层高的楼房说,“(就这样)还有人找我推销鸡苗呢。”

  交谈中,田国雷透露,他的笨鸡蛋也是“包装”出来的。“真正的笨鸡蛋,我一个都没有。”田国雷直言不讳。

  田国雷称,以前他是聊城市泰山手表厂的一名销售员,后来开起了手表店,不过受国内外大品牌手表的冲击,手表的销售也不是很景气。手表店倒闭后,他到河北学做糖葫芦,因为意识到品牌的重要性,他把糖葫芦做出品牌并做进了超市。他清晰地记得,当时做的糖葫芦品牌是“田果佬”。在他看来,那在当时是一个开历史先河的创举。“不管做什么,都要做出品牌”,有了品牌就可以卖的价格高。

  后来他琢磨出的“高招”是——在鸡蛋上贴上“土鸡蛋”字样的标签。“做土鸡蛋不敢说是在全国,在山东,最起码在聊城,我是第一个。”田国雷说。

  田国雷回忆,当他把鸡蛋贴上标签,当地公安局一次性要了数百斤;当他把鸡蛋装进包装盒,聊城市政府招待所一次要了300盒。“那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,”田国雷说,“刚开始干那年的中秋节,一个多星期的时间,赚了1万多元,就感觉钱跟拣的一样,容易挣。”

  2008年奥运会之后,他不失时机地给自己的“鸡蛋”起了一个名字——“奥赛”。

  2011年,田国雷的“田老太”牌鸡蛋销量达15000箱。聊城市人口约600万,“平均每7个聊城人就吃我一个鸡蛋。”

  “全是笨蛋,”田国雷一语双关地说,“真正的‘笨(鸡)蛋’,一个没有”。说完,他哈哈大笑。

bbin宝盈宝网